|网站导航|QQ登陆|微博登陆|关注微信 设为ManBetX|收藏|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增城概况 > 历史档案 >

历史档案

ManBetX中新镇福和地区的热血抗日故事 那些可歌可泣的浴血奋战

来源:网络采编作者: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5-09-03点击数:
铭记历史,离不开那些唤起记忆的人和事。烽火连天的增城抗战岁月,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浴血奋战,也留下了侵华日军罄竹难书的罪证。那些曾经浴血奋战的增城儿女虽离我们远去,但他们的英雄事迹和伟大精神却融入各处抗战历史之中,让精神代代相传。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重读广州市ManBetX中新镇的抗战历史,了解当时抗战背后的历史,感受中华民族留下的伟大精神。

ManBetX中新镇福和地区的热血抗日故事 那些可歌可泣的浴血奋战

曾晖:广州市最后的19九路军魂

曾晖(1910-2012年),中新镇福和茅田村人。1910年9月12日出生于香港。在广州读书至中学毕业,1930年11月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时任蔡廷锴军长贴身卫士。1932年参加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在闸北南市受伤,同年5月归队,1933年随十九路军参加“福建事变”。十九路军解散后,他在1935年加入155师925团2营5连。

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参加过陇海战役、罗王车站战役、徐州战役、长沙会战等多场战斗。在常德保卫战的战场上,他曾假装尸体躲过一劫,身体里穿过了9颗子弹,从此留下终生的抗战印记。1943年被派至广东进行敌后工作,多次炸毁桥梁、敌军堡垒和军营。1946年,曾老转业回到增城任增城县电话所所长。2012年逝世。

夜袭官塘日军据点

位于福和片区的官塘,因地形重要,驻有日军旅团的指挥机关,属一个加强炮兵团,日军为了保证官塘这个据点的安全,将附近的白苏塘、鹤田、福新圩、福和圩、云霞岭、山塘、官塘等18个自然村及外围的塘美、大塘、缸瓦窑等村庄,加固防御碉堡,拉起长达30公里的铁丝网。

1940年9月13日,福和抗日杀敌大队会同翁源大刀队1中队和国民党军第153师第459团刘进麟部,夜袭福和官塘日军据点。夜幕降临,3支战斗队伍集合在一个打谷场上,由魏友相大队长统一指挥,下作战令:第3中队由魏策新带领40名战士配合刘进麟,另派李世仙1个连埋伏在福和日军据点外围;魏光富等带领大刀勇士25人待零时战斗信号发出后,即剪断日军铁丝网,直插观音庙、下排、育婴堂3个据点,将守据点的日军斩死。

第1、2中队配合刘部两个连,由魏友相大队长、刘进麟营长指挥,先在林柏坊日军驻地外围担任警戒防卫,由第2中队郭球、郭运钦带领大刀队50名战士担任主攻。命令下达后,立即兵分3路出击。主攻部队在接触日军前,又作了布置,魏友相、钟均衡、黄谦、张锦旺的指挥所设在官塘东北角水背山,入营斩杀则由黄雄任指挥,郭南、钟章友任副指挥。

为了便于指挥,又细编3个小队,其中尖兵队20人,均用大刀、手榴弹和手枪,扫除了日军哨位的障碍。尖兵战士均由魏友相大队战士组成,由郭球小队长负责指挥,其余两个小队,男女混合编成,各队人数50人均等。队内再分成3个小组,以利指挥和行动,每人配备大刀一把,4个手榴弹,小组长和指挥配备驳壳枪1支。

郭球带领队伍到了文笔塔时,已是深夜零时,忽然天空一闪,指挥部的进攻信号发射了,战士立即将日军班哨的门卫斩死,冲入营房,见13个日军正睡着,战士看准日军颈部,手起刀落,将13名日军斩死,郭球用手电筒发出进攻信号。随后,一、二分队冲进另一营房,一刀一个,手快的斩了四、五个,手慢的也斩了一、二个,不到25分钟,就消灭了日军主力连,共斩了日军首级156个。

另一路冲进日军联防队长冈田的睡房,先将冈田杀死,再把其他日军联防队长及卫士5人,警卫排40人,全部歼灭。第3路进攻观音庙、下排、育婴堂3个据点,摸准了门卫、哨岗,很快就全歼了这个3据点,共计杀死73名日本军。战役结束后,1路、2路、3路共歼日军286人,取得了增城地区军民合作对日作战的一次重大胜利。从此,福和敌后抗日斗争声威大震,大大打击了日军嚣张的气焰。

马来西亚抗日华侨李东林

李东林(1909-1961),原籍增城下福乡(今中新镇)陈岗墩村。出生于马来亚大霹雳金宝埠,是该埠华侨实业家李腾利长子。青少年就读于马来亚,1931年回国入上海暨南大学。“九·一八”事变后,民族危机深重,他有感于国难当头,救国为先。1934年,与同乡华侨青年郑贵章毅然退学返增城,从事抗日救国活动。

为振兴民族工业,李东林在中新创办了一家工厂,同时又办一个农场,亲自下地劳动,还向佃户宣布,租种他家田地的,一律“二五减租”,并免除家贫者历年所欠租谷。种种措施,使乡绅为之侧目。其时,李汉魂将军率一五五师驻防中新,赞他是热血爱国青年,屡访他家。

抗战爆发,李东林被选为县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兼第七区统率委员会主任委员。1937年冬,中共党员徐可生受命到福和地区开展抗日救亡工作,李与徐由相识而相知。随后联络魏友相、郭冠雄等,组成“福和民众抗敌御侮团”(后改称“第七区抗战后援会”)。

1938年秋,增城开展“抗日献金运动”,李东林一次捐稻谷千斤。10月下旬,增城沦陷,福和抗日自卫团改编为游击队,他任副队长,与指导员徐可生、队长魏友相共同率队,在福(和)从(化)公路截击日军,保护群众。1939年春,福和民众抗日游击队编为六十六军随军杀敌队十一中队。

同期,中共增城特别支部建立,负责人郭大同等进入敌区组织人民抗日武装。十一中队实际接受中共领导。后来,李东林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十一中队党支部书记。秋,李东林被委任为县党部书记长。10月,中共增城特支为推动国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批准李东林参加国民党,出任县党部书记长。

就任后,他努力推进全县的团结抗日运动,一批中共党员和爱国人士也进入战时县政府各种机构。1940年中秋节,他亲自组织当时的驻军一五三师一个营、翁源大刀队和中共领导的魏友相杀敌大队联合行动,夜袭官塘日军兵营,毙敌200余,取得重大胜利。

国民党当局掀起反共逆流,对李东林产生怀疑,中共组织随即安排他撤退。1941年1月,李东林托病请假赴马来亚。之后,加入马来亚共产党并继续参加抗日斗争和反殖民主义革命斗争,曾任马来亚霹雳州抗日游击军司令员、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副司令员、马来亚共产党中央委员。1958年,在与当局谈判时被逮捕,1959年6月被递解出境,1961年冬逝世,终年52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