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QQ登陆|微博登陆|关注微信 设为ManBetX|收藏|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增城概况 > 历史档案 >

历史档案

增城等地都有先秦重要遗址 增城商石范是岭南青铜时代的重要标本

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5-08-16点击数:
讲广州的历史,通常是从2200多年前的“建城”开始的,也就是公元前214年。当时还是秦始皇当政时期。但是在建城之前,广州早已是古人频繁活动的地点。在古籍的记载中,关于广州的早期历史还有“楚庭”和“南武”等“城”存在的说法,但当代专家们在反复论证后,并未作为信史所采纳。于是,关于这些古人的痕迹,只能从“地下”去寻找。

增城等地都有先秦重要遗址 增城商石范是岭南青铜时代的重要标本
(广州市ManBetX增江街扶浮岭遗址墓葬分布情形【局部】)

华南植物园有最早发现的先秦遗址之一

广州最早发现的先秦时期文化遗存是1954年、1955年由中山大学师生在海珠区内马岗顶采集到的石斧、石箭头等,据推断属于距今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1956年,中山大学地理系师生在飞鹅岭(今华南植物园一带)采集到有肩石斧,随后,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联合中山大学历史系进行调查和试掘,在这一带的多个山岗发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青铜时代的文化遗存。

目前,飞鹅岭遗址经整饬后已经开放供公众参观。部分发掘现场上面覆盖有钢化玻璃,可直观地看到当年发掘的情形。上世纪50年代,文物工作者们还在今太和岗一带调查发现了多处春秋战国时期的遗址。1961年,广东省文管会对增城金兰寺遗址——位于三江镇金兰寺村后山冈——进行试掘,发现了新石器时代至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这是一处贝丘遗址,发现了不少石器、陶器及动物残骸。

从上世纪末至今,是广州先秦时期考古的一个重要发现期。萝岗的春秋战国时期文化遗存,增城石滩围遗址的商周时期遗址,南沙鹿颈村的商周时期文化遗存,从化吕田狮象遗址的新石器晚期到商时期文化遗存,萝岗隔田山的商时期文化遗存,增城猪头山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增城扶浮岭的大规模先秦墓地,萝岗来峰岗的大型先秦墓群等,都是具代表性的发现。根据考古工作者的推断,目前在从化、增城、萝岗等地进行的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勘探中,预计还将发现更多的先秦文化遗存。

增城,萝岗,从化都有重要遗址

萝岗来峰岗遗址是广州新近抢救性发掘的一处重要遗址。其中的先秦时期文化遗存包含新石器晚期至商代、西周、春秋、战国等不同时期,清理的墓葬有65座,灰坑10座,灰沟4条,出土陶、瓷、石、玉、铜及银等不同质地的文物245件(套),其中铜器有斧、蔑刀等。发掘表明,这处遗址延续时间长,先秦时期墓葬分布密集,是目前广州地区发现的分布最为集中的先秦墓葬群之一,对研究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先秦文化序列和历史进程,以及南越国文明的源头都有重要的意义。

广州目前发现的最大先秦时期墓地则是在增城扶浮岭。扶浮岭位于增城市增江街白湖村,是增江边的一个小山冈。根据考古人员的调查,遗址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目前已经发掘的面积约15000平方米,清理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元明时期的墓葬525座,明代砖瓦窑址1座,出土了2000多件(套)重要的文物标本。

扶浮岭遗址中部南坡坡脚发掘了一座目前岭南地区考古发现规模最大的铺石子木椁墓,因地处山脚,埋藏浅,遭到了严重破坏,仅发掘残存随葬器物24件。这座墓的时代大致在秦至南越国早期阶段,是具有典型越人墓特征的墓葬,据推测,墓主身份属于级别甚高的贵族官吏,或南越族首领。由于墓葬的棺椁制度和墓内随葬品体现出汉人风格,显现出“汉越杂处”的时代背景。

从目前的发现来看,广州地区的先秦遗址主要集中在相对外围的区、市。2009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西湖路南侧的大佛寺工地的河相淤积层中,清理出197块先秦时期的陶片。这批器物以圜底器较为多见,包括圜底釜、钵、盘等。器型普遍较小而且胎薄。这是目前为止在广州古城区发现的唯一先秦文化遗存。

此外,广州古城近郊也有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2008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古城东北约3公里的太和岗,发掘了两座春秋时期的土坑墓,出土了陶圈足碗,还在这两座墓旁的一座西汉木椁墓和一座唐代砖室墓的填土中出土了夔纹和云雷纹的陶片。这也是经考古发掘出来的广州古城最近的先秦文化遗址。

增城商石范:岭南青铜时代的重要标本

广州地区目前发现的发掘面积最大、堆积最厚、包含物及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先秦遗址,当属南沙鹿颈村遗址。遗址位于珠江虎门出海口西侧的一个古海湾内,北面向着珠江口,其余三面环山,面积一万余平方米。遗址的发掘分两次于2000年、2002年进行。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主要分布于遗址北部,属于沙丘性质的堆积,南部则叠压在商时期遗存下面。

新石器时期遗存发现了不少陶器,商时期遗存包含物的内涵相当丰富,出土了大量的陶、石、骨和蚌器等,还有数量众多的鱼骨、动物骨头、贝壳等。特别是在一座商时期墓葬中发现的一具完整男性骨架,是广州地区首次发掘的完整的人骨架。

这处遗址对研究环珠江口区域考古编年和文化面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2000年,在增城石滩围岭遗址清理商时期和东周时期的遗迹时,在一处灰坑中发现了一件商时期的石范。这是继珠海平沙棠下环遗址之后又一件经科学发掘出土的铸铜石范,为岭南青铜时代肇始阶段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物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