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城视窗

 找回暗码
 立刻註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端

检查: 166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前史/文明] 增城区朱村街横塱村"阿娘鞋"荔枝的感人传说

[仿制链接]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3-8 15:26:19 | 只看该作者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广州市增城区朱村街横塱村,那里的荔枝很有名,雨后春笋都是老荔枝树。荔枝老练的时侯,串串的果实压弯了枝头,汇成一片,映红了半边天空。在增城,横塱是荔枝种类最多的一个村。襟兄是有名的荔枝估客,每年荔枝花开,就要跟人判荔枝,眼光很准,光看花势,就能判别出能挂多少果,扫除气候的影响,根本包赚不赔。对荔枝,他自然是见多识广。

他说他还有一棵荔枝,或许我听都没听过。公然,那种荔枝很特别,树头树身都很粗,但枝丫不多,树叶也很稀少,似乎秋天落了叶相同,像个残弱的白叟。结的果也不像其它荔枝那样成串,稀稀落落的这儿一个那里一个。我爬上树,摘了一个,哗,好大!比一般的大得多。我吃了一口,好爽好清甜,没有渣,比糯米糍、桂味好吃,仅有缺乏的是大核。襟兄说,这种荔枝叫“阿娘鞋”,关于这种荔枝的来历,还有一个凄美的传说呢。

也不知是什么时分了,村里有一个苦孩子,很小就死了父亲,与年青的寡母相依为命。母亲很辛苦,白日下田,驶牛耙地,做着只要男人才干做的农活,晚上在暗淡的灯下为孩子补衣裳。孩子也很乖,很小就能帮母亲放牛放鹅。孩子没有鞋,总是打赤脚,冬季里,脚面起了爆裂,渗出血丝。母亲疼爱,找来碎布,一针一线为孩子做了一双布鞋。有一天,孩子捡到一颗很大的荔枝核,种在屋前的池塘边。

荔枝核发芽了,伴随着孩子一天天生长,孩子总算长大了,能够帮母亲驶牛耙田了,母亲感到无比的欣喜。有一年的农闲时,孩子说想学点手工,所以跟了一个外地来的木匠穿乡过县。也许是天意弄人,在外地的一个墟上,孩子被拉了壮丁,被带到很远的当地去交兵,一打便是十多年。当他回到家时,不见了母亲的踪迹,房子破落,门槛长满了青苔。他人告知他,母亲已死去几年,他一去不返,母亲盼他盼得失了明,死得非常苍凉。

母亲的坟已长满野草,孤零零的躺在荒野,周围树上的乌鸦哑——哑——地叫个不停。他长跪在母亲的坟前大声痛哭,泪水一遍一遍染湿他的衣衫,眼睛被渗出的血水腌得迷迷朦朦。“娘,孩子来看您了,孩子不应脱离您,一刻也不应脱离您。我薄命的娘啊,您九泉之下知道您的儿子已回到您的身边吗?”他用头狠狠地碰击着坟头,手大力地拉扯着自己的胸膛。那份悲怆,那份惨痛,让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流干了眼泪,让天上的行云都静止不动。

这一年,横塱村的荔枝大丰收,大大小小的山头都是火红一片。人们请来一切的亲戚朋友,都吃不完树上的荔枝,所以有人用荔枝来交兵取乐,张狂一番。就此形成了一种习俗,撒播至今。也是这一年,他小时种的那棵荔枝也结出了满树的果实。这荔枝很特别,谁都说不出是什么种类,他见果实很大,长长扁扁的,悄悄一捏,像花生相同爆开,又像两只鞋底相对拼起来的鞋,想起母亲为他做的鞋,就给荔枝起了个名,叫“阿娘鞋”。(作者:朱佩坚)
快速回复 回来顶部 回来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