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刻註冊

由12人组成的敢死队合作四野南下大军392团解放增城县城的战役进程

2019-9-30 13:55| 发布者: lujunfei| 检查: 61| 谈论: 0|原作者: 张成口述/巫国明收拾

摘要: 1949年10月12日早上7时,增城装备常备大队第二大队队长马忠良,接到粤赣湘边纵队六团团长徐文的紧急指令,要求常备第二大队立刻安排一支由12人组成的敢死队,以合作四野南下大军131师392团解放增城县城的战役,敢死 ...
1949年10月12日早上7时,增城装备常备大队第二大队队长马忠良,接到粤赣湘边纵队六团团长徐文的紧急指令,要求常备第二大队立刻安排一支由12人组成的敢死队,以合作四野南下大军131师392团解放增城县城的战役,敢死队队长由马忠良的警卫员17岁的张成担任。马忠良一刻也不耽搁,立刻选择了包含张成在内的12名精英兵士,组成了一支精锐的攻城敢死队。


【张成(右)口述和巫国明(左)收拾】


敢死队队员每人装备一支驳壳枪,50发子弹,4颗手榴弹和一条作标识用的白手巾,一顶写着“东纵第三支队”的竹帽。张成由于当警卫员,本来配有一支驳壳枪,现在受命为敢死队队长,又配了一支,他成了双枪将。其时,增城常备大队第二大队的总部刚从西瓜岭村搬迁到了马屋。马屋是马忠良老家,总部就设在马家的三间老宅子里。马忠良向队员们传达了上级的指令,宣告由张成担任敢死队队长。

他问张成有什么定见?张成大声说:陈述大队长,我坚决服从安排安排,必定完成任务!马忠良点允许,叫家人把煮好的一锅竽头大米饭端了上来,请队员们抓紧时间吃饱肚子,9点半钟按时启航。转瞬启航时间到了。马忠良把一封密信交给张成,要他与南下大军接上头后,把信交给392团的团长。张成收好信后,这支由12人组成的敢死队当即从马屋启航,向增江河东岸行进。

一路经黄泥屋(即现在秀丽御景苑)出棠村,过邓埔心村斜出莲塘村抵达增江河滨,队员们在河滨荔枝林里脱掉衣裤,把衣裤和兵器放在竹帽中,赤裸着身子下水渡河。10月中旬已是深秋,增江河水流已进入平延期,河水并不很深,但已有点凉。不一会,12名敢死队队员已安全渡过增江河,在大步口上了岸。队员们敏捷穿好衣服,佩带好兵器,左臂系上白手巾,向着邻近原定与南下大军接头的地址接近。

过了联益村不远,大约在光亮村后边一条叫石里村邻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31师392团的前哨排已抵达了该地。前哨排排长姓梁,梁排长见到12名臂扎白手巾龙精虎猛的敢死队队员,非常高兴,他上前紧紧握着队长张成的手,连声说:你们辛苦了!张成也非常激动地说:你们辛苦!总算把你们盼来了!然后掏出大队长马忠良的信,请梁排长交给团长。其时392团大部队停留在现在的万安园一带,离前哨排不很远。梁排长立刻派人去团部陈述。

很快,团长过来了,他仔细把信看了两遍,然后向张成了解县城的敌情。张成便将此前屡次混进县城侦查得来的敌情,包含国民党第109军总部设在县城凤凰山,军长叫邓春华,敌方人数现有正规部队两个营加上当地反抗装备共4800余人,县城内敌人分别在何屋、鸡公山、东门桥、夏街、邓屋、横街口、茹屋围、雁塔祠等沿着增江共设有八个火力点等的状况,向团长和梁排长如数家珍作了具体陈述。

团长听完张成的陈述,自傲地址允许,显露一副对解放增城胸中有数的表情。他见敢死队12人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团长由衷地夸奖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他要求敢死队员从那一刻起,有必要服从指令,全部遵从前哨排排长指挥。接着,团长指令部队立刻沿增江河南下,向县城东门桥方向进发,要求黄昏6点钟前抵达东门桥东面桥头调集,以备发起占领东门桥战役,争夺一战打破国民党军的防地,解放增城县县城,从而解放增城全县。

梁排长掏出怀表看了看,然后向团长陈述:团长,时间很有限了,跑步行进吧!团长允许赞同。在梁排长的指挥下,前哨排和12位敢死队队员当即启航,火速行进。梁排长跟着敢死队队员走在前面,走到上扶罗村时,该处已有我党安排的大众在路旁边供给米饭和粥等食物和开水。肚子饿的兵士,或唏里哗啦胡乱喝几口粥,或匆匆忙忙端起饭碗三扒两拨,饭还没咽下去,又立刻急步飞驰向前。一向走在前头的敢死队队长张成,气喘喘地喝了两大口开水,持续身先士卒走在部队前面领路。

部队总算按时赶到了东门桥东面桥头。还没到桥头时,已远远看见东门桥桥中心冒出冲天的浓烟大火。本来敌人在烧桥,试图以此阻挠解放军攻城。东门桥建成于陈济棠治粤时期。据《增城县交通志》桥梁篇记载:民国十八年(1929年),在县城东面建跨增江两岸的东门桥,它是广州最早建永久式公路大桥,1929年兴修,1930年建成,长160米,10孔,宽9米,由马克敦建桥公司承建。

建成通车之日,县城内锣鼓喧天,炮仗齐鸣,万人空巷,热闹非凡,一起庆祝增江第一座现代桥梁正式投入运用。时任国民党县政府建造科长的汤朝创即席赋诗一首:增江两岸一桥通,交易运营日渐兴;规划建筹省库付,当年掌政是陈公(即陈济棠)。1938年,侵华日军攻击增城,东门桥遭受了严峻损坏,被日军飞机炸毁了中心三个桥孔,县城水深火热,一片火海,几成废墟。1945年日军屈服后,民国政府用木材架通桥面受损之处,修正通行。

12下一页

最新谈论

  • 增城区空心村改造的含义与实践经历 有用提
  • 增城白领梦碎穗深城际 最早9点发车+票价38
  • 增城区中新镇福和"卫斯理化工厂"发气愤
  • 穗深城际铁路注册运营 增城区跨入城轨年代
  • 增城区交通运输局道桥助理工程师陈河清 兢
回来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