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刻註冊

王阳明为湛若水的父亲湛怡庵编撰并手书《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碑铭

2019-9-22 10:08| 发布者: lujunfei| 检查: 260| 谈论: 0|来自: 《增城史志》总第3期

摘要: 增城民间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原镇龙福洞果排村有一座湛尚书的墓葬。很多人认为这便是明代思想家、曾任南京礼、吏、兵部尚书湛若水的墓葬。其实,那是湛若水父亲湛瑛(号怡庵)的墓葬。民间为什么会把湛父的墓葬说成是 ...
增城民间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原镇龙福洞果排村有一座湛尚书的墓葬。很多人认为这便是明代思想家、曾任南京礼、吏、兵部尚书湛若水的墓葬。其实,那是湛若水父亲湛瑛(号怡庵)的墓葬。民间为什么会把湛父的墓葬说成是若水的墓葬呢?原因是因为明代有官员封赠准则。湛瑛因其子湛若水之官职先后于正德与嘉靖年间被朝廷封赠为翰林院编修和礼部尚书。父子都是尚书,又是湛姓,民间一时难以分清楚,所以便耳食之言,自古至今。

王阳明为湛若水的父亲湛怡庵编撰并手书《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碑铭
(2011年11月30日拍照:笔者与余姚朋友辨读王阳明题书的墓表)


湛若水父亲湛瑛(1437~1484),号怡庵,平生正直,好打不平结下对头而被人诬害,积愤抱病在若水11岁时便脱离人世。其墓葬坐落其时广东省增城县镇龙福洞村黄山,即今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福洞村果排天然村皇帝顶山山腰。该墓始建于明成化年间,后经屡次重修。现墓葬坐西北向东南,通宽11.6米,纵深20.8米(不包括墓道),占地241.3平方米。墓用灰沙三合土板夯筑而成,形如一把巨大的太师椅。

墓由护岭、山手、享堂、挂榜、踢靴、二级拜台和半圆形月池组成。墓随山势由上至下分红四级逐渐扩展。月池两边东西各立文、武官石像。月池前方为墓道,墓道两边有花岗岩雕的石马、石羊和石狗俑像各一对。墓道上本来还有牌坊,现只留下灰砂和石柱残片,文官,马、羊等石像也缺了头部。该墓葬标准高,规划大,版筑精工,石像逼真,曾屡次被盗。现为广州市黄埔区(前为萝岗区)文物保护单位。

翻阅史书,《湛甘泉先生文集》《王阳明全集》和《增城沙堤湛氏族谱》都有记载,王阳明曾为湛怡庵撰题过《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王阳明(1472—1529),本名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明代闻名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历任刑部主事、贵州龙场驿丞、庐陵知县、右佥都御史、南赣巡抚、两广总督、南京兵部尚书和都察院左都御史等职。王阳明与湛若水一起倡明心学,被史学界称之为“王湛之学”。尽管两人学术主有所差异,但却是生死之交的老友。

在《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中,王阳明以遒迈冲逸,韵气超然的笔迹,沉着平缓地对湛瑛“介直方严,刻行砥俗”,因行义,好打不平而遭伪正人诬害,积愤成疾而卒作出翔实陈说;并以赞其子若水“求濂洛之学,为世名儒,举进士,官国史编修,推原寻绎,公德益用表著”道出湛瑛获“朝廷赠官如子”的缘由。

2011年11月30日,笔者曾与王阳明故土——浙江余姚为重编《知道王阳明》一书专程来广东各地寻觅王阳明遗址的人员到墓地调查,惊讶地发现湛怡庵墓堂左边,有一块与墓园天衣无缝的白色石墓表。墓表上面铭刻的正是明正德六年(1511)王阳明为时任翰林院编修时的湛若水父亲湛怡庵编撰并手书的《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碑铭。

其时,笔者拜谒怡庵墓时,见到历经500载的墓葬虽经屡次重修,但因年深岁久,风雨腐蚀,加上人为的损坏,显得非常残损。坟头及一些墓壁已毁,石像也残损不存置于蓬乱的荒草中;但王阳明编撰并题书的阴刻墓表仍完好无损镶嵌在墓前,笔迹也模糊可辨。咱们都为这一奇观而非常振奋。谁料近年,墓葬再一次被盗。盗墓者凿破墓表进入墓中。受损坏的墓表石碑被弃于墓中杂草丛中。黄埔区文物管理部门发现后,为了防止石刻被损坏或被盗,便将其运回黄埔区博物馆暂时寄存。

500年前王阳明撰题的《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是一件非常宝贵的前史文物。王阳明不仅是被世人称为“圣人”的思想家,并且仍是闻名的书法家。因而石刻墓表有着重要的前史价值与艺术价值。一起,王阳明与湛若水是同代心学大师,世称“王湛”之学。两人尽管学术建议有差异,但和而不同的宽广胸襟却使他们结成生死之交的老友。王阳明撰题的《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便是他们友谊的一个见证。

王阳明为湛若水的父亲湛怡庵编撰并手书《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碑铭
(广州黄埔区博物馆2018年拓印的墓表)

附:王阳明撰《赠翰林院编修湛公墓表》(引自黎业明《湛若水年谱》):

呜呼!圣学晦而中行之士鲜矣。世方弇阿为工,方特为厉。纷纵倒置,孰定对错之归哉?盖公冶长在缧绁之中.仲尼明非其罪;匡章通国称不孝,孟子辩之;夫然后在所礼貌焉。刚狷振砺之士,独行违俗,为世所娼嫉,卒以倾废踣堕,又浼以非其罪者,可胜道哉!予读怡庵志而悲之。怡庵湛公(瑛)者,广之增城人。介直方严,刻行砥俗,乡之仁慈威服信取则,倚以扶弱御侮。

然不辞色少贷人,面斥人过恶,至无所容。狡狯之徒,动见矫拂,嫉视如仇,聚谋必覆公于恶,毋使抗吾为。公直行其心,不管,竟为所构诬。愤,发病以死。公既死,其徒恶益行。乡之人遂皆谓:“湛公行义,顾报戾其施,而恶者自如,吾侪何故善为?”后十余年,为奸者贯盈;翦灭浸尽。而令郎若水,求濂洛之学,为世名儒,举进士,官国史编修。推原寻绎,公德益用表著。朝廷赠官如子,日显赫竦耀。

村夫相与追嗟慕叹:“为善之报何如?向特不决耳。”呜呼!古有捐介特行之士,直志犯众恶,之死靡悔,湛公殆其人,非耶?向使完成志愿立朝,当节操,其肯俛首为奸人仆人、呴濡喘息以蕲缓顷刻死?其不能矣。夫脂韦佞悦,亦何能缓急有毫毛之赖?为国者当何取哉?予悲斯人之不遇,而因重有所感也。昔者正人显微阐幽,以明世、警瞆、信暴者,无庸扬矣。彼志然就抑,蒙溷垢而弗霉,共能够无表而出之?

最新谈论

  • 增城区空心村改造的含义与实践经历 有用提
  • 增城白领梦碎穗深城际 最早9点发车+票价38
  • 增城区中新镇福和"卫斯理化工厂"发气愤
  • 穗深城际铁路注册运营 增城区跨入城轨年代
  • 增城区交通运输局道桥助理工程师陈河清 兢
回来顶部